赵浩嵛Houris

小说《Biodungeon》正在不定期连载。
也会发短篇和自己发的照片。

《Biodungeon》第一章

第一章  地下
  
  Yugi下了公交车,拉开背包拉链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和钱包是否都还在,望着塞满人的车缓缓离去,接着转身离开车站,走到一条僻静的小路上。
  夜色正从四面涌起,广袤的黑暗不断蔓延。
  她叹气。今天一整天,又没能找到工作,所有的公司负责人一看到自己的简历就皱起眉,“虽然是名校毕业,可你这生物专业……”  
  几次碰壁后她明白了,自然科学专业的学历在找工作时没什么用处,只有研究所实验室才有可能录用。可现今的大学毕业生,能直接进入这些地方的,都是家里人脉在推波助澜。
  想到这,她又叹气了。也不知道离开人世二十年的父母能不能看到自己现在的情况。靠政府补助念完了中学,又拼命学习,凭着包揽所有奖学金读完了大学。但现在,毕业了,真的没有依靠了。
  毕业四个月了,积攒的钱已经剩下不多,再找不到工作该怎么办……
  她路过了曾打过工的超市。那时刚上大学,学业还不算繁重,于是那些整天扫条形码的周末也帮她支撑过一段时间,可现在毕竟是名校的毕业生,也不再好意思去打工了。
  
  夜黑了,她加快脚步往寄身的图书馆方向走去。头顶上,是城市里少见的澄澈星空,千万点飘渺的银白耀动,溅落在黛穹之上,透露着其后的茫茫黑暗中隐隐迁变了百亿年的时空。漫天星幕联结着周围无尽的黑夜,织成梦幻的网,把她从虚空中渐渐包围。她也觉得,这一幕,美丽得,仿佛是最后的一晚夜空。
  身边的冷风愈发嚣张,她甚至闪过了“要不还是扫条形码吧”的念头。
  然而视线的模糊,意识的消失,只在一瞬间。
  
  
  Yugi终于感受到了手腕上冰冷的触感,也感受到了麻醉复苏时身体各部分一点点地出现知觉的奇妙感受。而她似乎在一张床上,手上绑着什么。
  ......
  睁开眼,身处的环境漆黑一片,唯一的光源是身边一个显示着密集数据的暗光屏幕。
  Yugi闭上眼睛,再缓缓睁开,让眼睛适应在这种亮度下观察。周围的墙壁被什么机器遮挡,而床边的地面很光滑。她估计了一下房间的大小,又用力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,有一点消毒的残留。又考虑到自己的专业,她猜测,这是某个专业实验室。这样她一下就放下了心,既然自己被绑到实验室里,应该不会是勒索之类的,如果真是勒索的话,绑匪连可联系的家属都找不到。
  手腕上的东西不像是手铐或锁链,而且感觉还有一些类似导线的东西。Yugi暂时不去想那是什么,身体的神经系统还没完全恢复,她的双臂也还处于一种无力的状态,她也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被束缚着。于是她闭上眼,又睡了过去。
  ……
  
  
  再次睁开眼,室内已经是明亮的灯光。
  Yugi赶快闭上眼,怕突然的强光对她长时间未见光的眼睛造成损伤。调整了一小会儿,才完全睁开眼。
  她身处在一个中等大小,打扫得很干净的实验室里,周围有很多仪器,有简单如PCR仪的,也有一些她也不认识的复杂仪器。
  全身的感官都正常了,她深吸了一口气,感觉有点异样,空气中有人工供氧的味道,也许实验室在地下或水中。Yugi这才想起来看一眼手腕上的东西看 。好像是某种监测器,在监测她身体的情况,她又发现自己血压偏高,可能是药物的作用。她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“有人吗?”,发现自己声音比想象得微弱的多。
  “别乱动。”一个声音马上从门外传来。紧接着门被拉开,一个身着白色实验服的年轻男人缓步走进来。Yugi连忙从床上坐起来,清了清嗓子。
  男人进门后并没有看她,直接走到一边,开始摆弄一台仪器,“你可以提问。”声音冰冷。
  
  “这是什么机构?”
  “一项研究。”
  “这是在地下吗?”
  “是。”
  “我到这几天了?”
  “四天。”
  “给我注射了什么?”
  “体能维持剂。”
  “为什么我身体反应这么大?”
  “过量。”
  回答不带一个多余的字。
  “什么?过量?”Yugi默默叹了口气,生命被放在这种连剂量都把握不准的人手中让她有点后怕。
  “为什么绑架我?目的是什么?”
  “不在我的知情范围。”男人头也不回,一边忙着面前的机器,一边平静地说,“维持剂在实验期,剂量数据不准确。”
  “实验阶段的药物你也敢给人输入?”
  对方沉默,自顾自地忙碌着。Yugi也不再问话,只是盯着显示她身体数据的那块屏幕。
  寂静在在房间里持续了几分钟,Yugi终于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:“你是谁?”
  “名字是保密的。”
  男人转身走了过来,Yugi终于看清了他的脸,突然觉得有一种熟悉感。
  “你可以叫我H先生。”
  ……
  触电般,Yugi一个震颤。
  
  在大学时的一天,Yugi心血来潮,从学校图书馆深处抱回去一堆旧校刊,校刊大都是介绍学校环境,刊登学生作品,以及跟踪校园活动什么的,偶尔也会刊登优秀毕业生的事迹来激励学生。
  其中有一本上花了两整页篇幅介绍了一个生命科学院的学生,他被冠以“生物学的超凡天才”、“人类史上最有希望的科学家”、“奇迹”等一系列浮夸的头衔,后面还刊登了一篇他的论文,高深到Yugi无法理解。但是这篇文章之后,再没有关于他的一点消息,他的去向也不清楚。而且,当年这么辉煌的人,学校之后从不提及,仿佛这个人,从不存在。
  Yugi对这件事一直不能理解,也就难以忘却,对文章上那个学生的照片的记忆一直很清晰,她还知道这个学生比她大三或四届,而且她能记住他的名字,她确定,那个人名字开头的字母是:
  
  “H”
  
  Yugi不经意地,念出了这个字母。
  H先生面无表情,问了一句“你呢?”
  而Yugi还完全惊异于自己的发现,没听见他的话。
  消失了那么久的“奇迹的H”就在自己眼前!虽然相貌和当时刊登的照片相比有点变化,可Yugi一眼就确定了,这个人,就是那个消失的天才。
  H先生见她沉默,就转身要去工作。Yugi这才反应过来,慌忙喊“等等!”
  H先生转回身来看着她,她差点脱口而出“Yugi”,突然想起了H先生那句“名字是保密的。”
  “Y”
  “嗯。”发出一个音之后,H先生就又去找他的机器了。
  ……
  
 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,H先生一直在忙碌着,一句话都没说。房间里沉默得像凝固的琼脂。Yugi觉得,这个人高峻冰冷得像一座雪山,自己再和他接触恐怕只有被冻死的结果,就没多说话。
  不知为何,这个地下的房间里居然没有表,Yugi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估计差不多六七个小时的样子。中间她睡着两次,第二次醒来的时候手腕的设备已经被摘下了,她就想下床走走。
  她先坐起来,侧身就想下床,脚一着地,就感到那条腿突然不存在了一样,她一下子摔倒在地上。
  H先生闻声过来,摘下白色乳胶手套,把她扶起来,让Yugi先坐到床边。
  “十小时内站不起来。”依然简洁到令人抓狂的陈述。
  Yugi本来还想多说几句,腿上的沉重感让她没法开口。她只好坐在床边,而H先生就继续去忙碌了。
  
  呆坐了一会儿,她觉得实在无聊,就找话题打破沉默“这张床是用来做人体实验的吗。”
  “偶尔。”
  “我是实验品吗?”
  “应该不是。”
  “那……”
  还没说完,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  ……
  听着逐渐靠近的脚步声,Yugi觉得房间里一下子紧张感弥漫,自己躺在这已经很长时间了,只见到了H先生一个人,对于目前自己所处的状况根本一无所知,接下来进来的人是谁,自己将要面临什么,她完全没有准备。
  ……
  
  门开了,进来一高一矮两个人。矮的那个西装领带,一双皮鞋。高的那个一件夹克,运动鞋。
  Yugi暗暗的给他们起了外号,矮的叫α,高的叫β。在她思维里的形象化字母,β比α高一些。
  虽然起了这样的外号,Yugi还是紧张地观察他们的行动。α进门后就一直看着手机,而β一进来就盯着Yugi不放。H先生见他们进来,放开手中的显微镜,站到了一边。
  Yugi不敢出声。
  看他们的样子,这两个人应该是研究所真正的管理者,H先生可能只是给他们工作,自己被绑过来也多半是他们的意思吧。
  他们肤色比较深,和H先生那几乎可以说是苍白的脸对比就显得更明显。他们应该是在地上生活,偶尔下来地下一次。
  进门的时候是β先进来,然后他给α撑着门,α的地位应该比他高。
  Yugi等着他们开口。
  
  α看了β一眼,β点了点头,向前一步走到Yugi面前,Yugi坐在床上和他对视。
  “对于你现在的状况,不知道H先生有没有对你详细解释。”
  Yugi摇了摇头,心中冷笑一下,那种失语症早期患者能解释什么。β回过头看了H先生一眼,但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。
  “那我来说明一下,这里是一个实验基地,对外界保密。具体是什么项目你可以问H先生。你被我们请过来是做他的助手。”
  听到“请”字的时候,Yugi差点笑出了声,她还真的不知道这种请法 。
  “有几项规定希望你清楚。第一,这个项目是高级机密,所以在完成之前你都离不开这里。”
  Yugi注意到他用的不是“不许离开”,而是“离不开”,可见他对这里的保卫设施很有自信,也许这里还有专门的一支队伍看守着。
  “生活用品和其他你们需要的东西,上报给我们,除了通讯工具,违禁品,以及钟表,我们都可以运过来供给你们。”
  “运过来?”Yugi又开始思考,这里也许不在城市中,而在某个人迹罕至的地方,以保证与外界的隔绝。可是……为什么要禁止钟表呢……为了让我们不分昼夜的工作?不,不可能,β讲话明显还是挺尊重H先生的,不会对他这样,而且科研又不是组装零件,没法那样持续工作。她没能想明白原因。
  “还有,”β看Yugi好像心不在焉的,突然提高了音量,而且狠狠地盯着她,“之所以找你,是因为你没有家人,带你下来相对省去很多麻烦。你并不是不可替代的,你给我记住了。”
  如果,做错了什么,被替代了,自己会怎样呢。
  她不禁一阵寒战。
  β看了一眼α,α点点头,β就回过头来,“就这些。明白没有?”
  Yugi顺从地点点头。
  于是那两个人转身离开,出门的时候还能听见α抱怨着地下没信号的声音。
  
  他们一出门,H先生就继续去忙碌着他自己的事了。Yugi问他“我需要做些什么?”
  “记录数据,清扫房间,收拾仪器。”
  “就这些?”
  “对。”
  Yugi反而有些意外,为了这种简单的工作,特地安排绑架?
  “是你向他们提出需要助手的吗?”
  “是。”
  Yugi更加奇怪了,如果是他们给H先生安排助手还能理解,可是以H先生的能力,根本不需要专门找人来做这些谁都能做的事情。
  H先生需要助手的原因到底是什么。
  Yugi想不通。
  她望着他在实验台前的背影,突然觉得他身上有一种感觉。
  
  孤独。
  
  也许就是这个。
  Yugi不知道H先生在这里一个人生活了多长时间,也不知道在与世隔绝的地下怎样捱过孤独。她觉得他真正需要的,也许只是一个能够说说话,让这个地下深处的牢笼不再那么寂寞的人罢了。
  于是此刻她特别想说话,又忽然不知该说些什么,想了想,还是问了一个问题。
  “实验项目是什么?”
  H先生像是听到了,又像是没听到,并没有回答。
  她又问:“需要多长时间完成。”
  H先生快速而小声地说了什么,Yugi隐约听到了一个词。
  永远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