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浩嵛Houris

小说《Biodungeon》正在不定期连载。
也会发短篇和自己发的照片。

因特洛斯汀王国的童话

因特洛斯汀王国是一个无趣的国家。

关于这一点,国王的两个儿子都认可。

国王的长子觉得,这个国家太小了,他喜欢冒险,也喜欢战斗。关于战斗,也许没人比他更懂。他十七岁的时候就能打败整个皇家骑士团,二十岁就曾带领军队征讨过敌国。有人说,他自己就抵得上一支军队。国王对他的宠爱似乎也太过明显了,曾动用都城里所有高超的铁匠专门给他打造了一把巨大的剑。剑身装饰华丽,剑刃锋利无比。整个王国里举得起这把剑的人也只有他一个。人们都说,他应该是下一个国王。

国王的次子相比他的兄长就逊色许多了,没有高超的剑法,智慧也不算过人,有人说他肯定会有变得优秀的一天,不过他如今就是那种扔到人群里就找不到了的普通人。

但人们都说,兄弟二人的感情很好。

时间过了很久。

有一天,敌国的一个女官投降了,带着敌国的诸多秘密。我们的大王子不得不承认,他见到她的第一次就爱上她了。

于是他告诉所有人「我要娶她。」

人家都对他说:「不行,她是敌国的叛臣,卑贱而污秽;你是本国的王子,未来的国王,高贵如天上的太阳。你不能娶她。」

「那我就不要这份高贵。」

他还是娶了她。国王按规矩,剥夺了他的继承权,但仍允许他住在王宫中,仍让他管理着王国远征军。他过得很幸福。

多年之后,国王去世,他弟弟成为了新的国王。他仍然是远征军的领袖。

又过了一段时间,敌国入侵。远征军恰好在外征讨,年轻的国王命国内大军迎敌。掌握了敌国的诸多秘密,他觉得不会输。虽然这样,他仍让人赶去召回他那已被称为战神的兄长,只要有那个人,任何战争都不会失败。

不知为何,敌国的军队竟然屡战屡胜,国王与大臣们连夜制定的战术都没有用。敌军长驱直入,很快打到了都城附近,驻扎在离都城两天路程的地方。

都城是一座奇迹,自古以来从来没有任何军队能打进都城。国王知道,敌军也知道,于是敌军提出条件:「把那个叛徒交给我们。」 不用说,自然指的是她。国王知道,如果他真的把她交出去,就不再配做那个人的弟弟,甚至不配活下去。

「我拒绝。」 他关闭了城门。

敌军真的派军攻城。国王开始并不在意,后来,敌军中一个不知名的士卒当了将领,带着一队人马前来攻打了三天三夜,居然攻破了城门。

无奈,国王只好请求停战。

「两天,如果不交人,大军就进城,杀尽城中居民。」 敌军放出了最后的威胁。

他告诉了她,她却释然了,用了一天时间对王宫里每一个人说「感谢这段时间的照顾」,又用了一天时间选了最美丽的衣服,穿上它,在黄昏来临的时候向城外缓缓走去。那一刻,在所有人民的眼中,她就像是一位真正的王后。

而国王在王宫里焦急等待了两天,一直到她被戴上拷锁的一刻。他哭了,兄长还是没能赶回来。

几天后她的尸体出现在城门外,听说是在某个深夜被秘密处刑。

他以为一切已经结束了,敌军竟然又开始进攻,他愤怒地命所有军队出城最后一战,都城周围一片狼藉,看上去,这个国家即将毁灭。

终于,那个人回来了,挥着那把华丽的巨剑,一个人就把数千人的先锋军打得溃不成军。之后带领剩余军队把敌国主力军一直逼退到境外。

胜利归来的战神站在王宫中央,对面是他不成器的弟弟。

「我没用,但我别无选择,我对得起王国,对得起所有人,除了你。」

「还有她。」

「哥……杀了我吧,我不适合当王。我也不能苟活下去。」

「你愿死,我不挽留。」 巨剑挥动,血落满地。

战神斩了国王的一只手臂,默然离开,整整五年无人知其去向。

有人说他早已离开因特洛斯汀王国,也有人说他死了,因情殇而死。

五年后的这天,国王终于找到了王国一角,荒漠中小小的城堡。

战神开了门,面前是血迹斑斑,伤痕累累的国王,他的弟弟。那一只空荡的袖管也能说明他的身份。

兄弟两人坐定,国王开了口。

「你错了。」

「什么?」

「你当时应该杀了我,自己当上国王。」

「只差一点,本来我该杀你,剑起时,一念之间,放弃了。」

「……因特洛斯汀灭亡了,我又败了,连王冠都没保住。」

「……你还活着,王国就没有灭。」

「我难逃一死,你砍下我的右臂,我已挥不了剑了。」

「还有我!我能挥剑。」

「……你能挥起世上最强的剑。」

沉默……但外面渐渐有些喧嚣。

「你挥起最强的剑,能敌多少人?」

「两千?三千?……五……不!一万!」

「没用的,这有十万大军。」

他推开窗,窗外是望不到尽头的军队。

「你救不了我,不如听他们的。」

窗外:「杀了他!我们在因特洛斯汀给你一块封地。」

「我拒绝。」

门开了,昔日令人畏惧的战神冲出来,手里面是华丽的巨剑,后面跟着不成器的国王。转瞬之间,杀开了一条血路。战神多年不战,身手不抵从前。渐渐地,他累了,挥不动了。

一支箭射穿了他的手臂,剑从手中掉落,他被按倒,整整十个人才按住了他。他被戴上了一副枷锁,周围竟然静止了下来。

他的弟弟走到他面前,旁边的士兵跑过来给国王戴上王冠。

他愣住了。

「亲爱的哥哥,我都知道的。帮助敌军屡胜的是你,攻打城门的也是你。」

他叹了口气,微笑。

「是啊,偷偷潜入一支军队也挺难的。」

「你让世人都看到了,作为国王的我,什么都保护不了,有多么无能。你本应该取代我。」

「可是她呢?我本以为肯定可以在刑场上把她救出……她死了,我突然意识到,王位,没那么重要。」

他的弟弟看着他,一言不发。

「失去了她,我不想失去更多了。」

「谢谢。」

军队在眼前开始集合,迅速而整齐,不逊于当年的远征军。

国王站起身,王冠反射着光。

「这五年,我打败了敌国,把疆域扩大了一倍,王国繁荣,对得起你了。」

「……嗯。」

国王拿起剑,那把只有他哥哥能拿起的巨剑。

「我剩下的一只手,也能拿起你这最强的剑了。」

剑刃挥落,战神不持剑的手臂落下。

国王把剑插进沙地。

「扯平了。」

「扯平了。」

之后,战神回归了战场,只用一只手挥剑斩杀。国王回到了王宫,用一只手治理国家。二人时常一起吃饭喝酒。

人们都说,兄弟二人的感情很好。

他们都觉得,因特洛斯汀王国是个无趣的国家。

评论

热度(1)